广州红酒收藏交流组

【苍山图文】白云峰,秋花浪漫开不尽(文/图/线路)

疯华岁月2019-01-16 01:25:42

秋花开尽后,白云峰是否会陷入一片沉寂?

其实,一切都只是暂时的蛰伏,更多的花事,一直在默默蕴蓄。

美好,始终生生不息!来年,一定又是一个花事丰盈的年份。那么,待到春来花烂漫,你我一起闲登白云峰,可好?

白云峰,秋花浪漫开不尽

杨木华

当傍晚六点多回到山下时,我们都庆幸今天没坚持登顶。安全回家是登山成功的唯一标准,此刻全体安全回返,站在山脚回望,白云峰暮云四合,高耸的神秘让我们更加敬仰,端起酒杯,我们为没有登顶的登山而快乐……

登白云峰一直是梦寐以求的事。计划多次搁浅之后,今年国庆长假,终于得以成行。我和本地登山俱乐部一行四十多人,从苍山西坡登白云峰。七点半从漾濞小城出发(这为后来的故事埋下伏笔,很多次登山,我们凌晨四点半起床做吃饭并带上炒饭,六点之前驾车奔向目标,最迟八点开始登山)。雨季的山路不好走,面包车抵达白云峰下的马鹿塘村已是九点。因前行的公路垮塌,我们下车步行。一小时后,抵达马鹿塘苍山保护站。十点整,我们才开始正式上山。


在马鹿塘金刚山前合影(世伟摄)

马鹿塘的草甸上,秋花早已沸腾,最强势的青叶胆,把一种花开出多种颜色。以白色为基调,再把桃红浓紫深深浅浅地融入到千万朵花中,加上品种的略微差异,让大大小小成千上万的花朵,一起洗涤我们蒙尘的双眸。马鹿塘向上,一路都有这花烂漫地开,一直开到三千米高处的山脊上。后来,看苍山自然保护中心“断肠人在刷牙”的微信,才明白我认为的那些青叶胆,虽然同属龙胆亚科,却不是一种。那些花小且开得平展的,是一种叫大籽獐牙菜的植物。下山时,不少人把它当青叶胆采了带回家,准备当清凉祛火的中药。当知道是大籽獐牙菜后,我百度了一下,两种药的效果差不多,吃了也无妨。还有一种枝叶都极为类似叫西南獐牙菜的,但花有明显的差异,其花为一朵单生青紫色极不显眼,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这两种植物,植株叶片的形状及大小完全一样,花都会开着开着变幻颜色,从白色变成浅紫再紫红,如同一个高明的魔术师不断上演变色戏法。即使在同一株上,花的颜色也不尽相同,让人目不暇接。可花的大小形状却不一样,青叶胆花大且中心球状,再向周边生发出四个角,有一种晶莹剔透的高雅,可花蕊却藏着不轻易示人。与之相比,大籽獐牙菜的花小多了,花型为五瓣花,且花开蕊现。因为大片花开且粗心,那么明显的差异忘记了去辨识才弄错。好在都是药效类似的植物,弄错一点没那么可怕。可是,后来遇见了一种花,那却是绝对不能弄错的花。


青叶胆妙曼的花


我们从马鹿塘下草甸沿着小路穿林向上,二十分钟后抵达上草甸。草甸的凹陷处,有一个小水潭不仅倒映着云影天光,还倒映着背后神似“猿猴金刚”的悬崖。我们手机相机一起上,可终究没有拍摄出理想的效果。这个位置我专程来过一次,想拍摄雨雾缭绕下金刚崖的倒影,可那次光线太暗,雨雾弥漫中金刚仅仅闪现数秒,守候很久终究没有达成拍摄心愿。这次来,光与影都恰到好处,可我却没带脚架减光镜,仅背着裸机,遗憾与惆怅自然蔓生。大部队背靠金刚合影后继续向上。路在一个小山谷中笔直向上,路边植被茂盛,这是山蚂蟥的天然孕育场,我们都开始担心,于是扎紧裤脚后再倒上酒——我多次实践,驱除山蚂蝗最有效的就是烈酒。某次,我、宏观和一位朋友去西坡飙水岩,宏观和我用风油精、清凉油、大蒜涂抹多次,几步一停查看清除山蚂蝗,可依旧中弹多次搞得狼狈不堪,神奇的是同行的朋友毫不在意——竟然没有任何一条蚂蝗爱上他。最后总结是微醺的他一身酒味。那次之后又多次实践,酒成为我防蚂蝗的神器。在搽酒时,身边的一藤花映入眼帘。那是一种浅紫色的钟形花,两三朵一组挂在一个藤节上,花朵开口向下,倒扣在藤条上,侧面看如荷包豆,正面看花蕊在前,狭长的后端不知贮存着什么。几朵花谢后,在花蒂上结出模样特殊底部圆柱形顶部有数个手指尖的微型佛手柑状果实。这花有点意思!我想摘一朵,查看一下那花蕊后段究竟有什么。刚一伸手,后面的人立即制止了我,他说:“动不得,这是小黑牛!”

小黑牛!我的手一抖,立即缩了回来。

马鹿饮水的潭

我听过小黑牛的厉害,那是一种剧毒植物。民间用来泡酒,外用治疗跌打损伤。据说见血封喉,破皮就绝对不能搽,内服是绝对不行的,老家有人曾因错饮而归天。不该碰的当然不能碰。让他先走,我拿出手机拍摄了几张照片后紧追大部队向上。有点落后的我吼了一声宏观,他回答的声音还在脚下密林中,心又安定了一些。每次登山,宏观和我老爱落后,一方面是速度不快,更关键的是我们喜欢拍摄,拿出相机用半自动档拍一张照片别人就去了老远,要猛追一阵才赶得上,手动档根本没有时间去用。我俩喜欢登山喜欢拍摄,可又不敢两人上苍山,于是每次都因为拍摄落后被催促。宏观爱背全套装备,今天他也是这样,而我却早有预谋——只背裸机,且一直背着没拿出来,只偶尔用手机拍摄,自然在他前面了。


上山图中小憩


一小时后,我们转到山脊停歇,等齐队伍,吃午餐(面包牛肉牛奶,很不专业的配置,我懒,只有宏观坚持带了炒饭)。这里秋花遍野,滚滚漾濞江在山下蜿蜒,巍巍群山间稻谷金黄,那种登高的惬意爽快,已经酣畅淋漓地展现。小部分的人就此玩耍后下山,妻子问询,我说当然继续向上。今天,她和我都一身鲜艳的登山装备,一些队友把镜头对准我们拍摄,我逗她:要登顶,我们不去大家缺少人文风景!


不知名


向上,山脊上草坡与灌木林交错出现,野放的牛群间或出现。一位队友学着牛“哞哞”地吼了几声后,更多的牛立即从林间跑了出来冲着我们乱叫。我说:逗不得,大约是牛群以为主人来喂盐巴,若牛群生气了,我们跑不过它们。于是,一群人立即转移话题,逗我说我这花痴发现了什么。他们说的时候,我突然见到一种浅紫色的花,在草丛中鹤立鸡群。凑近细看,那花和刚才小黑牛的花大小模样都有点像,仔细看,花却非钟形,有点欲开的虎头兰模样,花开向下,花蕊藏在里边。再看叶,竟然与小黑牛的叶一模一样。可小黑牛是藤本,眼前的是草本,这究竟是什么?手机拍了一张后继续向上。向上才发现,山脊上稀稀疏疏都长着这紫色花的植物。追上向导一问,他说是草乌,并解释草乌与小黑牛就是一类,唯一差别就是一个藤本一个草本。


草乌

我当然又不敢动这个草乌了。那个食用草乌的悲剧,一直在心中萦绕。几年前,临县某地的村民,用草乌了炖猪脚,邀约亲友一起食用。可后来惨剧生发,有的终于抢救回来,可几个生命却那样远去。在民间,草乌虽然是毒药,可食药兼用,一直有炖食草乌的传统。据说吃了追风除湿,身体清爽无比。大约是加工方法的差异或者是食用者耐受力的不同,食用的度很难把握。惨剧发生后,人们对草乌敬而远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就连我想摘花,他们都立即制止了我。后来,我百度对比这两种类似的植物,小黑牛是本地俗称,学名为苍山乌头,草本的为高乌头,二者的块状根都含有剧毒的乌头碱。植物分类极其专业,加上有很多变种,我知道同属乌头类,但名称不一定准确。这些剧毒植物之花,无论怎样绚烂,却是真正的可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物事。


小黑牛


山脊上,秋花开成绚烂。大家的脚步,都不自觉慢了下来,可我用手机拍摄依然耽误时间终究落后。于是,我把手机都收了,专心向上。向上,云雾缭绕,能见度不足五十米,我忘记了脚下的花,只听见自己的喘气声,周边完全是寂寞的雾气。走了一段,突然听见潺潺的水声。这样陡的山脊上哪来水,难道是幻听?可再走几步,竟然真看见一沟清泉在山脊上流淌。大约是季节性流水,虽不知道源头,可向下淌一程,这水在山脊草地上消失了。


山下的漾濞城隐约可见


向上遇一小潭。清澈。冰凉。洗洗手,打了一瓶水,继续走,进入一个灌木林。在林间,遇见一树艳丽的红果子。乍一看还以为是粉红色的花,凑拢看原来是红色的小圆果。浓稠的粉红色从果顶向下侵蚀,让下端的果皮,每一个都呈现出不同的风采。熟透的果子外皮裂开,里边的红色种子尽情露出来。有的种子落了,有的还沾在果皮上。那是极漂亮的种子,均匀的桃红与外皮深深浅浅的粉红结合,一种丰收的喜悦应景而生。再看树,就是一种柳树状的灌木,叶片也如放大版的柳叶。我拉下一枝,让妻子手机微距拍摄那小红果。她拍完换成我拍摄,在拉动的过程中,一些红色的籽粒掉落下来。掉落,只要雨水一冲,就传播到脚下的山川。植物真有智慧!这样说的时候,我想起在马鹿塘上山后见到的凤仙花。


老米酒树的果,也叫糯米果,碎米果,冷饭果。中药,有清热解毒,止咳止血的功效。


西坡有很多种野生凤仙花属植物。在马鹿塘起步后,我就遇见了三种花色的野凤仙金黄色,粉红色,还有一种近乎黑色。黄色花的,后来查清名为 “水金凤”。名字中有凤字,见花就知道名副其实,那是一种凤凰展翅欲飞的高雅。可小时候,我更多关注这种花开后挂的果。凤仙花是猪喜欢的食物,那些年我们上山打猪草,遇见野凤仙开花就停下来玩,我们喜欢花谢后那圆柱形的蒴果。成熟的蒴果,我们用指尖轻轻一碰,果壳瞬间炸开,里边的黑色小颗粒飞散开去。熟不透的果子也摘下玩,我们用手指轻轻一捏,果荚绽开种子乱飞,童趣得到极大地满足。后来,学到一篇《植物妈妈有办法》的课文,才知道那是植物种子传播的方式。今天遇见,忍不住又摘了一个果荚,一碰,快乐立即丰盈起来……


野凤仙花


在一个竹林边,我遇见了一串特殊的小花。钟样的蓝色花三五朵一串一串开在母藤上。纤细的母藤牵牵连连一米多长,对生的叶片就是龙胆的模样,可我从来没有见过有藤的龙胆。小时候挖了无数龙胆根卖过的我,第一次见到这神奇的龙胆。后来微友告诉我,那是一种名为“蔓龙胆”的龙胆科植物。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苍山的博大成全了更多物种生发属于自己的传奇故事。就在我拍完蔓龙胆向上不久,在路边,又遇见了一种特殊的龙胆——花色很蓝的龙胆。外侧的蓝色均衡分布,但内侧的蓝色却有自己的个性,在花瓣尖端蓝得浓稠,越往底部去越稀薄,到花朵底部直接褪淡成白色。那种幽蓝色,成为一种魅惑。数朵挨在一起,让蓝色的梦幻直达心底。我多方咨询,那些专业的人有说是“华丽龙胆”,有说是“女娄菜叶龙胆”,而我这个纯属喜欢花的门外汉倾向于“女娄菜叶龙胆”,虽然无法确定,可欢喜却并未因不知名而褪淡,更多的期待反而暗生。记得今年八我月登苍山三阳峰就见过花色极为幽蓝的阿墩子龙胆,我不知道,苍山还会暗藏着多少有趣的龙胆花。


华丽龙胆


苍山西坡植物的垂直分布十分明显。当我们抵达三千五的海拔后,四周就只剩下杜鹃林和竹林。能见度却更低,大雾一波又一波涌动,十米之外就全剩下白雾的影子。而此时,宏观早已远远落在后面,数次呼叫,后边的队伍传来的他放弃登顶的消息,我的身边就剩下妻子,大队人马早已按各自的体力在我的前后行进,在中间反而不急躁了,我干脆拿出手机,遇见喜欢的就拍摄。


苍山之门


遇见一道松柏树干弯曲成的门,前边还有一棵落光叶子的滑皮树,我就站在门中,让妻子给我定格了登白云峰的第一张个人照。在竹林边,遇见一些竹荪似的菌,那粉红色的嫩芽让人怜爱,也拍摄了下来。再向上,遇见了一种黑色的不知名的菌,也拍摄下来。遇到一些特殊的苔藓,我也拍摄了几张。一直忙于赶路,此刻反而轻松起来。追先头部队出现的牛喘,在一番漫步拍摄之后反而气定神闲。悠缓的步伐,闲适的风景,淡定的心态,我似乎忘了自己是在登苍山。


垂丝卫矛,本地人叫叶下花。中药,有祛风除湿,活血通经的功效。


在一个杜鹃林中突然遇见先头部队撤下来。常会长说:“不登顶了,必须下撤了。”我问向导这里距离峰顶还有多远?他说他需一小时,听完我就泄气了。看看海拔,三千八不到,而白云峰顶是三千九百九十米。两百米的海拔,我们大约要走两小时。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两点十分。中午两点,是登山下撤的最安全时间。登顶重要,可安全更重要,没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坚持登顶,大家都知晓苍山的厉害。于是,全体转身下山来。


苍山蔓龙胆,多年生缠绕藤本。


下撤到一个小山包上时,宏观也上到这里了,原来他拍摄落后再走错了一段路,可一直没有放弃向上。宏观是一个很韧性的人,他登的苍山顶峰比我多,曾在苍山顶露营拍摄,日出山河远,雪落一山静,那样的情境让我羡慕。可惜,我多次计划却未成行过。相遇后,队员都停下合影留念。合影完,更多的人一溜烟下去了,我自然落在最后边。山脊很陡,跑下去是一种选择。可我最害怕下坡路,取出护膝戴上后,拄着登山杖,慢慢下山来。反正不急,反正有妻子陪着,反正有向导断后。


喜马拉雅虎耳草


下山,我背了一天的相机,终于有拿出来的机会。上山时大家都快,我还落后,自然不敢再拍摄。下山,他们疯跑,我正好在后面慢慢拍摄。可是,雾太大,始终拍不到更多的远景,而细微的物事用手机拍摄更快。在那个红色的小果子树下我问向导,他说那叫“叶下花”。叶下花这名我听过,是一种跌打用的中药。后来,我搜索到那植物学名为“垂丝卫矛”,有活血通经利水解毒之功效。我俩边走边聊,据他说,如果早上七点准时上山,完全可以登顶,并且,沿着山顶向北走一段路后,可以从另一座山下山,这样的登山规划真妙。他一说,我无边的期待立即蔓生:下一个春天,约上志趣相投的人,早早出发,一起登白云峰。赏无尽山花,看大美洱海,才不愧对这一次的无尽秋花入眼来!


不知名的菌类


在山脊的下段,我竟然遇见了大片的马先蒿,且是大片大片在潮湿的林边开放。记得八月初登三阳峰时,遇见类似的马先蒿在开,如今是十月,我以为马先蒿花期已过,哪料这花一直开到中秋,且还在艳丽地开放。后来,十月中旬我在漾濞的大浪坝又见到这花,大片大片开在沼泽中,把十月寥落的沼泽渲染出不一样的灿烂。那小朵小朵的红花堆叠在枝顶,一束一束,一丛一丛在沼泽中盛放,给人一种季节的错愕。这马先蒿的花长得特殊,鲜红的下唇特别大,上面那个圆形管状的喙更有意思,中间升高的红色喙竟然还向前一折,喙与花瓣接壤处又搭配一段白色衬托,仿佛围了白色的丝巾,一种妙曼的高雅自然天成。不仅花高雅,幸运的我还见到了它的种子。很多时候,我们关注花,却忘记了花开之后物种的延续发展——花开自然要结果,可更多的人只关注那艳丽的存在。这天,我也是不经意中发现那种子。也许是秋到深处,也许是苍天成全,我拍倦花的时候,一枝奇特的果突然闯入眼眸。仔细查看,那种子形状也特别:平视是三角状,一角朝前,后端被萼片包住;俯视形状更妙,如一个个鸟喙前伸,后面的萼片如鸟脖及羽毛。太喜欢这形状奇特开到秋光深处的马先蒿了,忍不住问了微友断肠人在刷牙,他回复说是“鹤首马先蒿”,鹤首马先蒿,这名字取得太神妙了!回头再看那花,就是一只只正在起飞的高傲的鹤,且是一只只丹顶鹤。


鹤首马先蒿的花


下山,因为速度慢下来,我还看见了缘毛鸟足兰和蓝钟花。蓝钟花是一年生草本,种类不少,我分不清,只记得花瓣下的小钟很独特。在下段,我还遇见了一枝正在怒放的粉紫杜鹃。我曾为发现野桂花一年可以开多季而窃喜,现在才知道,很多花都开两季。这粉紫杜鹃五六月已开一次,九十月间再开一次。不用问为什么,花开是本能,该开不开才是真正的寂寞。


蓝钟花


秋花开尽后,白云峰是否会陷入一片沉寂?

在白石寺的后面,我遇见了大片大片的映山红树。那些树上,映山红花苞开始以厚重的姿势蕴蓄。随意拍摄了一杈,那鼓胀的花苞饱含怒放的力量,明年一月,这些映山红就会率先点燃西坡春天的花事。一切,都只是暂时的蛰伏,更多的花事,一直在默默蕴蓄。

美好,始终生生不息!来年,一定又是一个花事丰盈的年份。那么,待到春来花烂漫,你我一起闲登白云峰,可好?


登山协会在上段的合影(世伟摄)

鹤首马先蒿的花,这个角度看,鸟头特别形象

鹤首马先蒿的种子,这个角度,鸟喙特别形象

与你同行(会长摄)


来年,一定花事汹涌

不知名的菌类

大籽獐牙菜

大籽獐牙菜和青叶胆花

木通的花

我成为牛眼中的奇怪生物

鸟足兰

一身黄,上苍山(世伟摄)


线路:从西坡登白云峰相对容易,车到马鹿塘,上端为土路,SUV可以畅行无阻,马鹿塘向上请向导,可以从另一条路回返,全程十个小时左右,可以安全回归。


下期预告:下期发和阿真取蜂蜜的故事!


文图均为杨木华原创,欢迎转发分享。如有商业需要,有更多原图可以提供。


欢迎关注,识别下图的二维码或点击文首蓝色的“疯华岁月”可以关注本公众号。




Copyright © 广州红酒收藏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