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红酒收藏交流组

我和丛先生的二三事 每一件都甜到心窝里(一)

脖子两颗痣2019-01-16 03:09:00


说一说我和丛先森的故事,和他在一起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一 初遇

我叫林梦,我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在医院工作的会计。丛先森是药剂师。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第一印象觉得他很腼腆,很白,很高,长得也特别帅气,总之是那种女孩子都喜欢的类型!

因为医院规模很小,所以我们两个的办公室在隔壁,中间只有一个小窗户隔着。

 

我问他,“小哥哥,你多大了?”

丛先森坐在小窗户边的椅子上回头对我说,“我啊,我23了。”

我这个人有一个癖好,就是喜欢玩别人的头发。我看到他坐在小窗户边的椅子上,就好奇的去抓了一下他的头发。他迷茫的看着我问,“怎么了?”

我一边玩弄他的头发,一边不经意地说,“没怎么,我就是喜欢玩别人的头发。”

一旁和丛先森一样同是药剂师的周姨调侃的说,“梦梦最喜欢玩别人的头发,坐过这个位子的人,没有一个逃过去的!”

 

二 细心

丛先森很腼腆,话不多。

我家里是开饭店的,元旦休班在家帮忙干活不知怎么就把胳膊抻着了,疼得要命。休假回来上班胳膊还是疼就总是去揉胳膊,这个动作让丛先森看到了。他问我,“你怎么了?”

我一边活动胳膊一边说,“没事,就是抻着了。”

他有些生气的说,“胳膊抻了,怎么弄的,这么不小心?你到我这屋来,我用药酒给你揉揉。”

他看见我站在那里不动,直接拿着药酒到我办公室里来了。走到我旁边边,卷起衣袖把药水涂在我的胳膊上,轻轻地揉着。

我呆呆的看着他全程的动作,有些受宠若惊,“你还随身带药酒啊?”

他继续着手里的动作,“我以前经常受伤,我妈让我随身带着。”

我看着他认真给我揉着胳膊的样子,可真帅啊!

“好了,你活动一下。”

我听他的话活动一下,果然不那么疼了。丛先生开心的笑了,这是我认识他以来第一次看见他笑。我调侃他说,“你要多笑笑,你笑起来很好看的,我喜欢看你笑。”

他很爽快说,“好,听你的,以后多对你笑。只对你笑。”

 

三 表白

因为之前的事情,我和丛先森的关系好了很多。有一天我一边玩他的头发,一边想事。正想得入神的时候丛先森回头认真的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看着他弱弱的问,“你在和我说话吗?”

丛先森调侃的说,“这个屋子里还有别人吗?”

我呆呆的说,“我们能考虑一下吗?我们才认识不到半个月啊?”

丛先森看着我认真的回答,“这个和时间没有关系,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是我喜欢的类型。看到你受伤,我很紧张,就更确定了,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我知道你现在不喜欢我,可是我愿意等到你喜欢我。”

我没有立即回答。

丛先森有些失望,“我们先试试吧,好吗?”

听到他这么说,我点了点头。就这样我和丛先森在一起了。

 

三 喜欢

和丛先森在一起久了发现我们两个人口味很不同。丛先森嘴巴很挑剔,但却喜欢吃水果,而我只喜欢吃零食。只要看到我吃零食丛先森就开始现从医学的角度,给我讲解,零食的危害水果的好处,弄得我每次嘴馋吃零食都要防着他。

周五丛先森下夜班,走的时候很神秘的跟我说,“大宝,周一上班,给你一个惊喜。”

我当时这个激动啊,丛先森会给我什么惊喜呢?终于到了周一上班,我看到丛先森大包小裹的拿了很多东西。我赶紧过去拆袋,怎么都是水果啊,各式各样,石榴、提子、哈密瓜、草莓。

丛先森走到我身边,“怎么样,喜欢吗?送你的。”

我气愤的说,“这就是我的惊喜吗?一堆水果,明知道我不喜欢吃,还买这么多!”

丛先森一脸认真的回答,“这些水果,每样只有一个是你的,剩下的是我的。”

我不解,“为啥每样只有一个是我的?”

丛先森点了点我的额头笑着说,“我把这个季节,这个地方能买到的水果基本都买来了,每样让你尝一个,你觉得哪个喜欢吃,以后我多多给你买,少吃点零食,对身体不好。”

他洗完水果一样一样给我尝,吃到不喜欢的都由丛先森解决。最后我只对石榴感兴趣,从那以后,丛先森就踏上了给我买石榴的不归路!

一天天过去,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丛先森了。

 

四 定情

四月的一个下午。妈妈突然给我打电话,很急的说,“你爸出车祸了,伤到了脑袋,现在在救护车上准备去XX医院!”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轰的一下,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从没有这么害怕过,手一直在抖。请完假交接完工作刚要走,丛先森问我要怎么去。我说自己开车去。丛先森把我拉到他的怀里抱紧我,很轻声的在我耳边说,“你现在这样怎么开车,你等我几分钟。我交接一下工作,开车陪你去。”

那天天气很不好,刮很大的风,沙子打在车窗上很响,前面都是刮起的沙子,都看不到路了,很恶劣的天气,丛先森很认真得开车,一直安慰我,让我不要慌,不要怕。

到了医院,我在急诊看到了我爸。全身都是血,我一直在抖,我怕,很怕。丛先森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不停的安慰我。从CT室出来,医生说颅内没有受损,我才放下心。

做完所有检查已经是晚上了,医生让我们给我爸清理一下方便手术。他的膊上,手上,玻璃碴扎在肉里,脸上有很多血,我手抖得不敢动。丛先森抓住我的手,摸了摸我的头说,“我来吧,你不要看,免得你心里难受。”我看到丛先森很耐心很细致的为我爸清理血迹,心里很欣慰,也很感谢他,也更加确定了我喜欢丛先森。

处理完后,妈妈看了看丛先森说,“小丛,你带梦梦去吃饭吧。”我不情愿的被丛先森拉去吃饭,回到医院已经很晚了,我妈让我们先睡,她陪床。

刚刚四月天气还是有些冷,丛先森横坐着,靠着墙上,让我枕在他的腿上休息。早晨被冻醒的时候,我睁眼一摸丛先森的胳膊很凉,才知道他把衣服盖在了我身上。丛先森也醒了,看了看时间说领我出去吃早饭。他从床上下来有些迟钝,一定是我一晚上枕的他腿麻了。我很小声跟他说,“对不起,丛先森。”

他牵起我的手说,“傻瓜,跟我不用说对不起,只要你躺的舒服,我腿麻算什么。”听到他的话。我的心很暖。

在医院陪了很多天床,丛先森一直陪着我。任劳任怨,陪着我爸去检查,给我们一家人安排早中晚饭,一直到我爸出院。我知道丛先森很累,我也很感谢丛先森。

爸爸出了院后没什么大碍在家里休养。丛先森便提起要带我去见他的父母,可是工作太多,每天都很忙就先搁置了。直到一件事的发生……

(未完待续)

本篇文章来自网友林夕投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欢迎广大粉丝投稿,写出你自己的故事。


脖子两颗痣

倾听你的故事,了解你的心事。


投稿邮箱:676343225@qq.com



Copyright © 广州红酒收藏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