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红酒收藏交流组

金鹰/永远留恋的火燥.大锅.热炕头儿

东北散文网2019-12-04 16:04:02


永远留恋的火燥.大锅.热炕头儿


回来都一个月了,除了吃就是玩儿,离返城的日子屈指可数,感觉还有好多好吃的没吃。对家乡的火燥大锅烧出来的美食,还有热乎的炕头乃依依不舍。

整天寻思着吃啥,打算做牛肉饺子,又打算吃我们东北特产榆黄蘑馅饺子,妈妈说前几天家里吃烧烤还剩些韭菜,先烙韭菜盒子吃吧。正好,有好多年没吃到家乡的韭菜盒子了。

在那边也做过几次,自然不是家乡的味道,锅不是家乡的铁锅,而是电锅。油也不是家乡的特产大豆油,而是色拉油,烙出来的韭菜盒子暗淡无色,更淡不上口感。

麻将打到下午两点半散场,我和妈妈一起做饭,妈妈和面,切韭菜,煎鸡蛋,我先生火,把希饭和菜放到锅里热一下,火生好以后,锅里放一些水,先放一个小帘子,把希饭盆坐小帘子上,然后再放一个大帘子,把要吃的菜放上面,盖上锅盖,烧开锅饭菜就热好了。

在农村做饭就是方便,锅大,一锅出几样菜。

用这火燥大锅炖出来的小鸡炖蘑菇才是真正农家味儿。妈妈养的鸡有十斤左右重,将鸡剁成块儿焯水,锅里放入适量油,放大葱段,姜片,晒好的干辣椒煸炒,放少许料酒,待鸡块炒出油,加水,老抽,盐味,再放些自己种的速冻玉米,土豆干和东北榛蘑,还有最重要的放一段山花椒,这山花椒也是我们的特产,是一种植物的茎,结的果实叫五味籽,有很高的药用价值,也可以泡酒,做饮料。放了山花椒,什么香料都不用放,味道自然鲜美,这样炖出来的才是正宗的东北铁锅炖,才称的上是美味。

回来一个月,鸡都吃完十几只了,这几天还不想吃。因为要吃韭菜盒子,也不需要炒菜,随便热了希饭和现成的菜。

妈妈包韭菜盒子,把适先醒好的面搓成长条,再切成均匀的剂子,用擀面杖压成圆饼,放馅对折,边缘压实就成了。

我负责烙,把热好的饭菜端出锅,燥里放一把豆杆儿,然后淘干锅里的水,先把锅淋上大豆油,把韭菜盒子依次摆在锅里,听见油滋滋作响,把饼翻个身,再向锅边缘淋一次油,再将饼翻一次身,就可以闻到韭菜鲜香浓郁的味道,锅大烙饼也方便,七八个人吃,三锅就烙好。色泽金黄,外酥里嫩,看着就食欲大增。

因为我们这是山区,平时做饭烧木头,但是烙饼則用大豆节杆儿,用节杆儿容易控制火候,木头火太硬,难以控制,容易把饼烙焦,影响口感。

饭做好了,炕也烧热了。说起我们东北的炕,还要详细介绍一下,好多人只是听说但不了解,所说的炕,就是我们睡觉用的床,与床不同的是可以供暖,也是聪明的先辈们为了应付这种低温气候所发明的,是用砖和黄泥砌成,中间是空的,一趟一趟的空格,炕面也是用砖砌成,用黄泥抹平,再上面铺的是炕革,我们在厨房烧火做饭,烟火通过炕洞,在炕洞里面盘旋一圈,然后通过烟囱排到外面。这样晚上就可以睡在热乎的炕上,及便是外面风雪交加,也不会觉得有一丝寒意。

乡亲们性情豪放,热情好客,无论你到谁家串门,主人都会热情的招呼,“快来,快来,把鞋脱了上炕,炕头热乎。”然后就给你拿自己家里炒的瓜籽,边嗑瓜子边唠家常。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左右邻居都到场,就连过年包冻饺子,都是一家一家的帮忙包。忽然想起赵本山唱的一首歌巜咱们屯里的人》也是我们农村的真实写照

       我的老家哎就在这个屯  

       我是这个屯里土生土长的人   
        
          别看屯子不咋大呀     

          有山有水有树林   

          邻里乡亲挺和睦    

          老少爷们更合群⋯⋯

又饱歺一顿,收拾好桌子洗好碗筷,他们继续打麻将,我对那玩意儿一点兴趣都没有,除非人不够了我凑个手儿,他们玩儿他们的,我坐在热炕头,嗑着瓜子,边喝茶水边写字。这留恋的热炕头也没几天坐头了。从事歺饮业十余年,整天以刀为武,回家切点饺子馅儿,爸爸都怕我切到手,基本上都是爸爸做饭的。这种饭来张口的日子即将结束,马上又要返城开启工作模式。开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日子。




作者简介:吕金英,79年生,黑龙江省铁力市人。现在江苏南通。初中文化,热爱生活,喜欢鲜花绿草,亲近自然。工作之余学习书画,写作。17年9月20日发表第一篇散文,后陆续发表10余篇于网络平台。用心灵之笔描写生活之美。






Copyright © 广州红酒收藏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