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红酒收藏交流组

有人用哈雷零件泡酒,有人为出哈雷杂志送了命,这些哈雷狂人值得我们尊重!

小酒馆littlePUB2019-01-16 04:48:14


时间不断流逝,车款制造技术也日新月异,不过仍有不少人追求那经典风味的老车,就像Uwe Ehinger一样,特别的是,他将老哈雷的零件浸泡于琴酒当中贩售,卖的不是酒,也不是车,而是一种情怀。


这位德国人在17岁时患上了不治之症:哈雷病毒,对于老车的疯狂让他被称做“The Archaeologist”,也就是考古学家,也以此作为品牌名称。


PS:喝酒不骑车,骑车不喝酒


▲The Archaeologist:Uwe Ehinger


Uwe Ehinger从17岁起便在各地偏僻的车库里、破旧的垃圾车中以及尘土飞扬的后院找寻老哈雷的零件,并以修复老哈雷以及改装哈雷为最大的兴趣,某天他突发奇想,将老哈雷的零件置入琴酒中贩售,这样独特创新的作法,是前所未见的,也因此引起了关注。


▲对哈雷情有独钟


在80年代时,Ehinger听说墨西哥军警重新整修了机车,这代表会有很多被换下的零件,经过充分的研究,Ehinger顺利地找到废弃的仓库,找到1939年哈雷FLATHEAD的凸轮轴,这也成为了The Archaeologist推出的三瓶琴酒中所浸泡的零件之一。


▲这瓶琴酒中有着FLATHEAD的凸轮轴


其余的两瓶琴酒中所浸泡的零件,分别是在智利寻找到1947 KNUCKLEHEAD所使用的螺帽以及韩国找到1962 PANHEAD使用的汽门摇臂,也许有些人会认为将汽车零件泡到可食用的酒当中会有不卫生的问题,但别担心,在浸泡前都已经过清洗消毒,确保安全无虞,不过多数人多半都会买来收藏吧!


▲银色包装的琴酒,内部则是智利找到的1947 KNUCKLEHEAD使用的螺帽。


▲金色包装的则是1962 PANHEAD使用的汽门摇臂。


可别以为只是单纯地把机车零件放到酒瓶中贩售就结束了,Uwe Ehinger为了让购买者能够享受经典摩托车的精神,在包装上也十分讲究,整个包装设计完全重现复古风格的材料及技术,更用上烫金瓶身标示,质感非凡,不论您是一位车迷或酒品收藏家,都能够在The Archaeologist推出的这瓶琴酒中,找到收藏的乐趣。



▲精致的包装令人真的很想买一组收藏!



Uwe Ehinger是拿哈雷泡酒,而另一位老哥Dave Mann则是为了绘制骑士文化插画送了命。



《Easyriders》是一本为哈雷戴维森骑手们出品的”圣经”,自1971年出版开始,伴随了很多机车爱好者们的成长,讲述了关于所有和机车有关的生活方式。梳理除了性感的美女图片外,最著名的要数Dave Mann绘制的骑士文化的插画了。



Mann1940年出生于堪萨斯城,Dave Mann的父亲就是个插画家, 因此在他还是个高中生时就通过 hot rod的素描就让他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在 Doug Thompson和Ray Hetrick汽车定制商店,为汽车绘制装饰。西海岸的野性诱惑着Dave来到了加州的圣莫妮卡,这里的海湾地区有着许多的定制汽车的车库,有着完全疯狂的的chopper,人们在沿海公路上骑着摩托奔驰,完全让他沉迷。





当Dave回到堪萨斯城就买了自己的第一辆摩托车,也绘制了第一幅和机车有关的画——Hollywood Run,充满了野性,释放了好莱坞的火爆的生活方式。在第63届堪萨斯城汽车定制展上,他展示了自己的艺术作品,以及定制机车,甚至评委专门开辟了新的项目专门为他颁发了奖杯。




之后DAVE MANN就为加利福尼亚的汽车定制缔造者以及第一个Chopper杂志的出版者 Big Daddy Roth,创造了几幅海报。并在65年去到工作室学习绘画技术,并进入堪萨斯艺术学院进行学习。




1971年是他新的工作生涯的开始,他发现了Easyriders杂志,并通过捕捉人们骑行中的场景,用超现实主义的手法来绘制,通过他的作品以及这种生活方式对机车杂志行业产生了深渊的影响。




但由于他的健康状况,他2003年推出了Easyriders杂志,油漆使他的肺部出现了问题。2004年9月11日,他的生命定格在了64岁生日的第二天。但他的作品却留存下来,影响着一批又一批热爱机车的人们。



或许有一天世界满目疮痍,令人扼腕,

但哈雷永远会让你有种冲动,

仿佛跨上他,

你就是一个为自由和生机而战的斗士!



向哈雷机车狂人们致敬!



Copyright © 广州红酒收藏交流组@2017